廣告廣告
  加入我的最愛 設為首頁 風格修改
首頁 首尾
 手機版   訂閱   地圖  簡體 
您是第 4740 個閱讀者
 
發表文章 發表投票 回覆文章
  可列印版   加為IE收藏   收藏主題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tear 手機
個人頭像
個人文章 個人相簿 個人日記 個人地圖
社區建設獎 特殊貢獻獎
知名人士
級別: 知名人士 該用戶目前不上站
推文 x1 鮮花 x748
分享: 轉寄此文章 Facebook Plurk Twitter 複製連結到剪貼簿 轉換為繁體 轉換為簡體 載入圖片
推文 x0
[中南美][轉貼] [南美洲][轉貼]航行在亞馬遜河
                ﹒江岩聲﹒
                                                   
  如果你在長江里航行過,你一定會為它浩蕩的氣魄所懾服:大江東去,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如果你看過電影“情人”,又讀過杜拉斯的同名小說,你一定會
對湄公河的生命力記憶猶深。杜拉斯是這樣寫的:在那可怕的激流中,我看見我生
命的最後時刻。河水卷走了石頭,教堂和城市,仿佛有颶風在水中激蕩,猶如大地
在翻傾。如果我現在對你說,如此浩蕩的長江和如此放縱不羈的湄公河加起來也遠
遠比不上世界第一大河,亞馬遜河,那麼你該如何想象它呢?我想只能用大海的寬
廣與浩淼來類比了。是的,亞馬遜河就是一條在陸地上日夜奔流的大海。
                                               
  地理書上說,地球上五分之一的淡水經亞馬遜河流向大西洋。由此可推知:把
長江、黃河、珠江乃至全中國的河流匯到一起也沒有亞馬遜河里的水多。到這樣一
條大得不可思議的河流里泛舟,是我向往已久的事情。1997年我辭去在比利時
一家公司的工作,到巴西重操留學舊業,終於得以圓了這個心愿。當年7月,我攜
老婆乘普通客輪,自亞馬遜森林腹地馬爾維那斯市開始旅行,經五天四夜的航行,
到達下游入海口附近的貝林市,全程一千八百公里。
                                                   
  馬爾維那斯市是巴西內地最大的城市。有兩百萬人口。由祕魯而來的亞馬遜河
在這里與黑河相遇,形成了著名的一道風景:a encontra das a
quas.(會水線)亞馬遜河渾濁而黑河清澈。兩水相遇後并不立刻相溶。而是
比肩并流數十公里方才溶為一體。就象黑旋風李逵碰上浪里白條張順,兩人從岸上
打到水里,打夠了才拜兄弟。
                                                   
  馬爾維那斯市有一個美輪美奐的歌劇院。據說按建築規模排名世界第三,僅次
於巴黎和維也納的歌劇院。馬爾維那斯市在上個世紀曾是世界橡膠產地中心。因種
橡膠而暴富的大款們,捐錢於1896年修建了這個歌劇院,所用的石料都是萬里
迢迢從意大利運來。大款們一擲千金,聘請當時世界上所有頂尖劇團到這里演出。
可惜月有陰晴圓缺。南亞地區因為更適於橡膠生長而於本世紀30年代成了橡膠最
大產地。亞馬遜地區的橡膠業便一蹶不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今天這個世界第
三歌劇院就象個半老徐娘,風韻雖存,卻鮮有劇團光顧,只靠賺點兒游客的門票錢
來打點時光,好不淒涼寂寞。
                                                   
  在馬爾維那斯,游客花上幾十巴元,便可乘一艘機動小艇去逛熱帶雨林。我和
老婆那天隨小艇在林中轉了一個多小時。林子中密不透風,叢叢扎扎的樹全自水中
長出。極目望去,除了水就是樹。未見一寸土,也未見一只鳥,是個一塵不染的純
綠而且寂靜無聲的世界。駕艇人帶我們參觀了一個水上人家。也就是在水上搭了個
木台,台上再建屋。好比沈從文筆下的湘西吊腳屋。水上人家有五六個孩子,一見
我們的艇靠上,便每人抱了個熱帶動物跑過來。我老婆接過一條大莽蛇讓我照相。
相照完了自然是要給孩子們點小費的。這些熱帶動物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種長
得有點象猴子,但卻非常愚笨可愛的動物。巴西人管它叫懶蟲。
                                                   
  我們旅行所乘的郵輪有個發音挺好聽的名字:Clivia。船長約40米。
有14個包艙,每個包艙面積3平米,一張雙層單人床已占去大半地方。艙頂裝有
一台電扇。船的中部有上下兩層大通艙,橫七豎八掛著許多吊床。吊床艙位的價錢
比包艙便宜一半。船的尾部是廚房和餐廳。所謂餐廳只是一張長條桌,可供10位
乘客用餐。
                                                   
  Clivia郵輪於下午六點啟航。隨著馬爾維那斯碼頭漸漸離我們遠去,水
面越來越開闊。一小時後,我們已經駛過亞馬遜河與黑河會水線。水勢明顯變大,
水流湍急,到處是直徑數米的旋渦。時已黃昏,躍動的水面在夕陽中仿佛被抹上了
一層油彩,顯得凝重。望著天邊的彩霞,面對遼闊的河水,我心中湧動著一種莫名
的感動。這樣的感動已是久違了。1983年我孤身一人露宿街頭,騎了三天自行
車去巴黎。當我見到埃菲爾鐵塔時曾有過一次類似的感動。那時我還是二十多歲的
年輕人,正當易感動的年齡。人生如白駒過隙,轉眼我已是三國演義電視劇中曹操
自稱老夫時的年齡了,沒想到,跑到亞馬遜河上來又感動了一次。真是老夫聊發少
年狂。
                                                   
  當我和老婆剛在包艙內安頓下來時,她曾問我,在船上這幾天干什麼。我說不
干什麼,這是當地人趕路的客船。老婆不甘心,又問,難道就象當年在長江上乘東
方紅客輪從馬鞍山到武漢?我說,是的。老婆頓時泄了氣:我讓她不遠萬里從比利
時飛來,就是為坐這幾天船,難道是發神經嗎?是的,但是人總得時不時發點兒神
經,否則心里會憋得慌。譬如我辭去收入不菲的工作,到巴西來生活,也是發神經
。但不那樣,我何時能認識這片神奇的紅土地?法語中有句話說得很俏皮:心愛者
無價(quand on aime,il n′y a pas de pri
x)。意思是說,對真心喜愛的東西,便不要考慮價錢。王小波把這類有悖常理的
行為統稱為反熵,真是精辟之見。
                                                   
  我們雙人包艙的價格是300巴元。買票時說是一日三餐全包括在內。但上了
船才得知,開船當晚不供應晚餐。我們沒准備,晚上肚子餓得難受。好在船頂酒吧
有餅干賣,便買了些權且充飢。船頂酒吧是個大平台,周邊沿欄杆放著一圈椅子。
酒吧上方裝有那種在文革中常見的高音喇叭,不停地播放巴西流行音樂。我們自上
船後一直坐在那里,聽音樂看風景。我旁邊坐了兩個巴西人,皮膚黝黑。我用剛學
了兩個月的葡萄牙語和他們練對話。其中一人告訴我他叫勒來羅,獨自旅行,睡吊
床統艙。巴西北方男女交際隨便。入夜不久,勒來羅便交上一個年輕女子,又摟又
抱。而他半小時之前還在和我大聲感嘆,亞馬遜河景色真是bonito(壯觀)

                                                   
  船上生活以晚上睡覺最為難受。包艙狹小悶熱。開著電扇睡覺會得感冒,關了
電扇又會熱出一身痱子。除此而外,還有蚊子叮咬,蟑螂四處爬行,再加上隔壁機
艙內柴油機的轟鳴,實在令人難以入睡。想想要如此熬四夜,難免讓人氣餒。余秋
雨教授要是乘這樣的船作苦旅之行,不知還能寫出文化大散文不?
                                                   
  次日早上醒來,已是六點半。太陽已升起。經一夜航行,河水此時已徹底變渾
濁,但還是比長江水要好些。河面開闊,獵獵晨風將我一夜悶熱所生煩躁一掃而空
。時不時見到一群群的白色蝴蝶,起起伏伏地飛越數公里寬的河面。我用望遠鏡了
望岸邊,可見兩岸熱帶雨林,各種樹木層層疊疊,密如牆壁。這些高大的樹木看起
來就象是列隊為我們送行的衛兵,從馬爾維那斯一直排列到1800公里外的貝林
。熱帶雨林里偶爾可見吊腳樓立於岸邊水中,樓腳處系有船只。
                                                   
  郵輪時而停靠一些小碼頭。都是用木頭在河邊搭建的。許多小販在碼頭上叫賣
廣柑,橘子,菠蘿還有冰棍。往往船已開動,買賣還沒做完。這時,船上的乘客就
把錢往碼頭上扔,而小販則把乘客要的東西往船上扔。有時乘客不小心把錢扔到了
水里,碼頭上便有等在一旁的小孩,象黑泥鰍一樣,嗖地一下躍到水中,把錢撈上
來。我們曾花1.5巴元買了一只碩大的菠蘿,足有籃球大小。外表顏色還是綠的
。擔心未熟,但切開一吃,味道奇甜且多汁,清香扑鼻。生平從未吃過如此美味的
菠蘿。以往在比利時吃菠蘿,總要先切開用鹽水浸泡,以去澀味。現在才知道真正
自然熟的菠蘿是不需此道工序的。
                                                   
  船行二日後的早上,停靠在一個大碼頭,Santarim市。船要在這里停
一個白天。與馬爾維那斯相比,Santarim市雖然更靠近赤道,但卻沒有那
麼熱。市區有許多店鋪,店伙計們都在大聲叫賣。巴西商店普遍伙計過剩,所以一
有顧客進門,便有伙計迎上并且緊緊相隨,就好象跟著個便衣,讓人頗感尷尬。靠
河邊,有一大片魚市,幾十個小販賣著各種各樣的魚。很多魚是我們從未見過的。
魚都非常新鮮,價錢很便宜,譬如3巴元就可買到5條一尺長的鯉魚。亞馬遜河里
生活著一種食人魚,叫piranha(比拉納),巴掌大小,長著鋒利的牙齒。
游泳的人要是遇上這種魚群,據說幾分鐘內就會被咬成一堆白骨。魚市上未見這種
魚賣。禮品商店里到是常有風干的食人魚模型賣。河堤上有許多小攤賣烤魚。1.
5巴元一條外加一碗飯和少許蔬菜。只是那碗是在一盆油膩膩的水中洗出盛飯的,
讓人看見了難以咽下飯。我們買了四份,只吃烤魚,味道十分鮮美。
                                                   
  亞馬遜河橫穿巴西北部,在巴西境內流程約四千公里。沿途兼收并蓄數十條大
小河流,最後形成汪洋大海一般的河。在Santarim匯入亞馬遜河的支流名
叫Tapajos。天氣炎熱,河水清澈,又有沙灘,讓人耐不住要去水中消暑。
我老婆回到船上換上泳裝,我穿著大褲頭,剛一下船,便被警察攔住。那人大喊:
Roupa,roupa!并用手比劃身上。我們明白,與巴西濱海城市不同,此
地女人不能穿泳裝出門。於是退回船上,穿好衣服,警察這才放行。Tapajo
s河水溫度宜人,置身水中,暑氣全消。我往河水深處游了三十米,忽然想到食人
魚,趕緊返回。
                                                   
  Clivia號於傍晚又啟航。我們看見一艘龐大的俄羅斯海輪正在碼頭上裝
運木材。在我們整個亞馬遜航程里,這艘海輪是唯一能讓我想起一點現代工業的東
西。整個航程中,未見一座橋,也未見一條跨河電纜,更不要說水壩了。亞馬遜河
是我所見到的最原始的河流。由於有Tapajos河水的匯入,亞馬遜河水勢更
加浩大。此時目測河寬應在十公里以上。遙望對岸,只是淡淡的一條線。
                                             
  第四天下午,郵輪離開主航道,駛入亞馬遜河三角洲內的小河叉。離岸邊叢林
很近,僅50米之遙。河邊的吊腳樓明顯增多。許多小孩,婦女劃著小木船逼近郵
輪。這是些水上乞丐。郵輪上有人將衣服和食品扔給這些劃船的小孩和婦女。我見
到一個最小的孩子,也就4、5歲吧,自己劃著一條小舢板,在郵輪翻起的波濤里
,一起一伏,與其它的小船爭奪落在水里的包裹。中國那些與他同齡的小太陽們,
此時還得讓爺爺奶奶追著往嘴里喂飯呢。而在亞馬遜河荒蠻之地,幾歲的孩子就得
為生存而掙扎了。
                                                   
  當日正是陰歷十五。是夜,天空飄有瀟灑修長的薄云,薄云之間是一片靜空,
靜空里懸掛著一輪渾圓碩大的皓月。其微黃的投影鋪灑於河面上,穿行於熱帶叢林
的樹梢間。在這樣靜謐的深夜,置身如此亙古荒河,再浮躁的心靈也要被淨化了。
我若對禪有點兒研究,說不定此時此刻就會頓悟的。
                                                   
  一覺醒來,已是第五天的早上。我們的航行,將在中午結束。此時郵輪又回到
主河道。放眼望去,前後左右,滔滔一片黃水,水勢如天。對岸不知何時已不見蹤
影。按人的視限估算,此時的河寬應在18公里以上。這哪里是河,分明是個奔流
的大海。從地圖上看,這還僅僅是亞馬遜河數條入海河道之一。亞馬遜河之大已經
不能用我們的感官來度量,只能靠悟來體會了,就象杜甫寫洞庭湖那樣:吳楚東南
坼,乾坤日夜浮。
                                                   
  中午時分,前方地平線上出現了林立的高樓,那是我們亞馬遜航行的終點:貝
林。我們將在那里轉乘長途汽車去濱海城市FORTALEZA,但那是另外的故
事了。
表情


[ 此文章被tear在2005-05-04 15:56重新編輯 ]




獻花 x0 回到頂端 [樓 主] From:台灣台灣索尼 | Posted:2004-11-17 02:08 |

首頁  發表文章 發表投票 回覆文章
Powered by PHPWind v1.3.6
Copyright © 2003-04 PHPWind
Processed in 0.029395 second(s),query:15 Gzip disabled
本站由 瀛睿律師事務所 擔任常年法律顧問 | 免責聲明 |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 連絡我們 | 訪客留言